杀害女儿班级同学罪犯林建厦被执行死刑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后向林建厦进行了宣告,并于2020年7月17日下午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对林建厦执行了死刑。检察机关依法派员临场监督。执行死刑前,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林建厦会见了近亲属。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2018年9月19日下午,被告人林建厦的女儿林某某与同学被害人叶某某(殁年9岁)在课堂上发生小摩擦。次日下午,林建厦得知叶某某未公开道歉,心生杀害叶某某之念。同月21日下午,林建厦携带事先准备的刀具,来到叶某某所在瑞安某小学教室,将其带至男厕所内残忍杀害。

在某知识分享平台的专栏中,有作者分享了大量“实用有效的神奇套路”,并称“提高语文作文,在短时间内应该以发掘套路为主,而不是提高语文素养,因为等不起”,下方的评论留言中更是有众多好评。

古往今来的无数经验告诉我们,但凡是“捷径”,多少都会有其陷阱。套路作文或许可以应付得了当下的考试,却弥补不了思想的缺失,真正的作文训练要让学生的精神得到成长,感情变得丰富厚实,而不是把所有功夫都放在套路上。以时间不够、等不起为理由钻研作文套路,才是真正在浪费时间。

好一个“等不起”,乍一听还有几分道理,考生在“决定人生”的高考中,自然是要花最少的时间拿到尽可能高的分数。但是,如果一开始就以此为导向,甚至以套路为“纲”,作文的全部意义都只在于拿到一个不错的分数,那么被套路的究竟是作文,还是考生呢?

如果说高考作文晦涩难懂只是行文风格“不受人待见”,那么把考场作文套路化则是彻头彻尾的方向性偏差。比“读不懂”更让人难以接受的,则是通篇采用“作文套路”,生拉硬扯说一些正确的废话。读是读得懂了,可僵硬死板,言之无物,透露出一股“八股文”气息,倒不如不读。

鲁迅先生曾在《作文的秘诀》中,毫不留情地指斥所谓的“作文秘诀”,“若真有秘诀的话,那就是‘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而已’”。“写作套路”可谓与鲁迅的“秘诀”背道而驰。到头来,把“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挂在嘴边的拥趸,无意中可能自己也中了以“套路”为噱头的谋利者的套路。

作文套路化的风气绝非“一日之功”,其背后是作文教学长期以来目的与手段的本末倒置。写文章本应是个人抒发情感、阐明观点的表达方式,名言警句、论述结构不过是方法和手段。而在学生套路性作文中,情感的真实和观点的独特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那些拿来即用、毫无个人思考可言的“作文套路”,反而成为学习重点。原因也很简单,不过是它们易于掌握,并且有助于提高分数。

5月8日下午,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前,反对派议员在会场内高喊口号,多次冲击保安和工作人员在主席台前组成的防线,阻碍会议正常进行。在会议开始后,尽管时任内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多次呼吁反对派议员返回座位,但反对派议员不听劝阻,执意扰乱会议秩序。在数次警告无效后,李慧琼勒令多名反对派议员离开会议室。

另一方面,在高考作文题目紧跟时代、不断创新的背景之下,这种套路恐怕也不能一直“香”下去了。拿今年高考作文题目来说,无论是全国Ⅰ卷涉及的历史人物评说,全国Ⅲ卷的“如何为自己画好像”,还是全国新高考Ⅰ卷的“疫情中的距离与联系”等等,都在考察学生对自我、他人与社会的深度思考,检验学生能不能从多元、辩证的角度看问题,而这些都是“套路”所不能给予的。可见,高考作文灵活创新的出题导向,已经大大降低了“写作套路”的可行性。

警方介绍,警方于今年5月8日下午接获立法会秘书处报案,指有人在立法会大楼一号会议室会议进行期间作出扰乱秩序的行为。有关案件交由港岛总区公众活动调查组跟进。随后,港岛总区刑事部11月1日采取行动,拘捕了6男1女。目前,拘捕行动仍在进行中,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

归根结底,用“套路”应付作文的实质就是“走捷径”。一篇优秀作文需要真实的情感、独立的思考和流畅的表达,这些无不建立在长年累月的阅读、观察和思考之上,但是,有了速成“套路”,一切努力好像都可以省略,直达“高分”彼岸,美其名曰“提高学习效率”。

据多家港媒报道,被捕的6男1女包括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胡志伟、尹兆坚、黄碧云、张超雄,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陈志全、朱凯廸,以及反对派政团工党主席郭永健。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林建厦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林建厦因女儿与同学间的小摩擦心生怨恨,蓄意报复行凶,携刀进入校园,杀害年仅9岁的小学生,犯罪性质恶劣,手段残忍,情节、后果严重,虽有自首情节,亦不足以从轻处罚。林建厦的辩护律师所提司法精神病鉴定意见存在问题等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林建厦判处死刑的刑事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