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队长吴海燕越到大赛心态越平静


随着一批新人的崛起,沉寂多年的铿锵玫瑰很有可能在世界杯一鸣惊人

杭州籍女足队长吴海燕:越到大赛,心态越平静

按照农村风俗,分家时家庭财产全部分给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并未分得财产,年老时,她则将由三个儿子赡养。2年前,她将3个儿子告上法庭,要求他们支付赡养费用。

贾秀全执教中国女足后即开始新老交替。经过近1年的考察和锻炼,目前的中国女足年龄结构更趋于合理,板凳深度得到加强。从近几项赛事的主力阵容来看,中国女足的中后场配置较为稳定,但门将、前锋、右前卫等几个位置还存在调整空间。

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家住成都邛崃的苏云英(化名)今年88岁,育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平日里,她主要与三儿子同住。

按照球队计划,中国女足在世界杯前的最后备战从4月21日开始,先在苏州集训到4月30日。随后球队将转战北京,从5月3日到24日再度进行集训。北京集训结束后,中国女足将直接飞赴法国。

4月15日,封面新闻记者从邛崃法院获悉一起赡养纠纷案件。成都邛崃一村民将自己的老母亲“扔”在法院,企图用这种方法“胁迫”法院帮忙从其两个哥哥那里索要老人的赡养费。

法院审理认为,苏云英已是高龄老人,三个儿子依法均负有赡养的义务。苏云英要求给付生活必需品、生活费、日常护理费,分担医疗费、护理费的请求,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在中国女足的最新27人大名单中,王霜、吴海燕、古雅沙等名将悉数在列。新人中,在全国锦标赛第二阶段表现出色的罗桂平得到征召。在武汉女足四国赛上回归球队的谭茹殷继续入选。这位广东籍球员曾以中国女足主力后腰身份出征过加拿大女足世界杯,此次在世界杯开赛前重回国家队且表现出不错状态,有利于丰富中国队中场人员的技战术选择。此外,姚伟、刘艳秋、林宇萍、王莹、徐欢、王焱等年轻队员也继续得到入队考察机会。

该案承办法官介绍,这位村民将母亲“扔”在法院的行为不可取、不合法,即使闹腾一番,也无济于事且严重扰乱法庭秩序,依法可对其进行罚款、拘留,正确做法应是向法院重新申请执行。

自贾秀全入主中国女足以来,高调与低调就伴随着这位性格鲜明的主帅和这支被球迷寄予厚望的球队。执教中国女足近1年时间,贾秀全潜移默化地给这支球队打上自己的烙印。“贾指导平时给我们灌输最多的就是自信。不知道为什么,越临近大赛,我的心态反而越平静,可能这就是相对于4年前的成熟吧。”参加了4年前加拿大女足世界杯的队长来自杭州的吴海燕如是说。

幺儿突然把老母亲“扔”在法院

然而,其此前执行案件的赡养款项已执行完毕,重新索要的赡养费必须依法另案申请执行。法官介绍,这位村民的方式不可取、不合法且严重扰乱法庭秩序,依法可对其进行罚款、拘留,但考虑其初犯且已认识到错误,仅为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

到了今年1月,距离终结执行约有一年,苏云英和三个儿子又一次来到了法院,他们达成和解协议,苏云英自愿放弃每月200元的赡养费,儿子们只需支付每月500元。随后,大儿子和二儿子给付了自判决生效起到法院执行期间,共6个月的赡养费用。

88岁老人养育三个儿子

俗话说:“未雨绸缪”,虽然中国女足的世界杯征程尚未展开,但球队所面临的挑战可不仅仅在于世界杯。据记者了解,目前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足亚洲区预选赛已经结束了第二阶段的角逐,中国女足参加奥运预选赛的对手已经全部产生。

用“过山车”来形容近两个月的中国女足表现可谓贴切——在3月初举行的阿尔加夫杯女足邀请赛上,中国女足3战皆负表现低迷;然而,不到一个月举行的武汉女足四国赛上,中国女足又以进5球仅失1球的全胜战绩夺冠。

执行过程中,法院发现大儿子和二儿子并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裁定终结本案的本次执行程序,申请执行人苏云英如发现有可供执行财产时,可凭裁定书申请恢复执行。

原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一家人能够和和睦睦过日子。让人没想到的是,4月11日,三儿子又带着老母亲来到法院,并把母亲“扔”在法院内一走了之,要求法院帮其取得自2018年2月至今的赡养费用。法院工作人员只好一番“招待”后,将其送回住处,并请来当地村委会进行调解。

“扔”母亲行为“耍赖”不可取

据悉,中国女足在世界杯前确定的唯一一场正式热身赛,是6月初抵达法国后与东道主球队的交手。不过,中国女足已经确定将会在最后冲刺期内进行多场内部教学赛,以检验球队的集训效果。根据分组,中国女足在本届世界杯上与德国、西班牙和南非同组。

对于球队的选人用人标准,贾秀全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中国女足需要打磨一套成熟的技战术体系,“不管新老队员,都是在体系内踢。如果在体系内不起作用,那就很难进入这个团队。”

应向法院重新申请执行

武汉四国赛结束后,中国女足教练组并没有闲着,而是马不停蹄地通过全国女足锦标赛第二阶段比赛,进一步考察队员。经过近段时间的考察,中国女足在最新一期集训队员的选择上有了新的变化。

按照竞赛计划,女足世界杯赛之后,亚足联将对奥运会女足预选赛亚洲区第三阶段比赛进行分组抽签。以国际足联在女足世界杯赛结束后公布的最新一期国际足联女足国家队排名为依据,澳大利亚队、朝鲜队、韩国队、中国队、泰国队、越南队、缅甸队和中国台北队共8支球队将分为四个档次,抽签分成两个小组。每个小组均安排在中立场进行单循环赛。积分最高的两队将进入第四阶段比赛。

“明显的反差,正说明目前的中国女足还不能算是一支很成熟的队伍。”贾秀全认为,“其实四国赛比赛过程的参考意义远大于夺冠本身。”

根据《民诉法》的规定,当事人向法院申请执行应凭借生效的民事判决、裁定以及刑事判决、裁定,在被告拒不履行的情况下向法院申请。

“世界冠军是我们永远的目标、永远的梦想!”与近一个月前中国女足主帅贾秀全在世界杯出征仪式上的高调表态相比,中国女足在上周公布新一期27人集训名单时显得非常低调。作为世界杯揭幕前最后阶段的集训,此次分为两个阶段为期近一个月的备战,将最终确定女足出征世界杯的23人名单。

耄耋之年把他们告上法庭

第三阶段比赛将在明年1月或2月份进行。中国女足不管和哪支种子队同组,都必须争取到小组前两名。最重要的第四阶段比赛定于2020年3月份展开,第三阶段中出线的4支队伍采取主客场双循环赛制,积分最高的两队将代表亚洲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

根据“不告不理”原则,在该案中,苏云英的两个儿子拒不按照生效法律文书履行赡养义务,她应该向法院申请重新申请强制执行,表明执行请求。

半年后,2018年2月,由于两个大哥并未按照判决支付赡养款,三儿子带着老母亲来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判决,三个儿子自2017年起每年除了需要分别付给苏云英大米、猪肉、菜油等物资外,每月分别付给其日常生活费和护理费700元,在2017年以后产生的医疗费、护理费,由三个儿子分别承担五分之一。

从目前情况分析,随着日本队直接入围奥运会,澳大利亚队、朝鲜队和韩国队,将是中国女足争夺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主要竞争对手。此外,由于东京奥运会女足亚预赛将依据世界杯后的女足国家队排名确定种子队,因此中国女足征战本届世界杯的表现,将直接影响到球队能否在未来的奥运会预选赛中占据有利位置。

据了解,经过近几个月的集训和比赛,目前中国女足队员的身体状况有了较大提升。随着世界杯临近,教练组将逐步调整训练计划,更好地激发队员的身体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