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技战“疫”赛道上争分夺秒


战疫院长访谈录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党委书记刘同柱:在科技战“疫”赛道上争分夺秒

2月25日,一支临时组建的抗疫专家医疗队奔赴武汉。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阻断“炎症风暴”。

为确保捐赠物资快速运抵武汉,在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的统一调度指挥下,石家庄货运中心与石家庄南站密切协作,在货物取送上争分夺秒,快速执行列车对位和取送车作业,通过挖潜提效压缩作业时间,力所能及让重点物资早一点到达目的地。

回到合肥后,通过在线形式,刘同柱书记又给队员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党课。“在这场疫情阻击战中,无不体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组织力、凝聚力。”课上,刘同柱书记鼓励青年党员,要接过时代的接力棒,肩负起时代赋予的使命。

阿根廷政府此前将全国封锁令延长到了5月10日,政府要求民众不得聚众4人以上,罗霍的行为显然是违反了防疫政策。

为全球战“疫”贡献安徽力量

按照这个思路进一步延伸,刘同柱书记表示,可以借力医联体,依托完整的分级医疗体系,对每一级医疗机构进行功能定位,传染病医院也可纳入其中。如此一来,医院之间可以通过远程形式协同发展,实现医疗服务的同质化。

在他的讲述下,研究团队争分夺秒开展研究的情景跃然眼前。1月29日,奋战在抗疫一线的该院副院长徐晓玲给魏海明教授致电,描述了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病情突然恶化的情况,请魏海明教授帮助查找原因。

疫情期间,安徽省立医院在科研上的发力还有很多,如一款新冠肺炎自我决策支持系统,大众按提示进行科学的自我评估后,系统会给出专家意见,判断其是否需要前往医院进一步就诊。刘同柱书记说:“这样一来,把寻找疑似患者和预检分诊的关口前移,3个月来100万人参与评估,其中7人确诊。”

“安徽省1362名白衣战士安全回家。”刘同柱书记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而且该院第三批137名队员,整建制接管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肿瘤中心Z6病区,通过分层诊疗、人性化护理,在协和医院肿瘤中心13个国家级医疗队中收治重症患者总数、医疗质量考核双第一。

依托大医院发展传染病专科

把实验室搬到感染病专区

2月15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周琪院士用“令人鼓舞”来形容实验结果。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也密切关注实验结果,并指示组成专家组到武汉开展临床诊治工作。

宁波海关关员发现货物呈不规则块状。宁波海关供图

“通过远洋连线等形式,安徽省立医院已与24个国家的同行分享了‘科大方案’,包括美国、英国、德国等。”刘同柱书记介绍说。

开篇中的抗疫专家小组应运而生,在安徽省红十字会的组织下,在武汉推广使用“科大方案”。

中国科学院启动“新型冠状病毒应急防控”专项攻关,成立中科院临床研究医院应对疫情科技攻关联合指挥部,依托中科院临床研究医院(合肥),汇集中科大等相关研究力量,在病毒检测、流行病学分析、感染免疫机理与新治疗方法等方向重点攻关。安徽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要求中科大与安徽省卫生健康委共建公共卫生联合实验室,开展联合科技攻关。

大国有大国的担当,大型医院也要有大胸襟、大境界、大格局。手捧沉甸甸的科研成果,除了奔走在武汉各大医院、在线培训全国同仁外,刘同柱书记也时刻关注着日益严峻的国际疫情,并派专家赴意大利、伊朗等国家,将“科大方案”及相关临床研究、在中国应用于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情况及治疗经验,与同行分享。

此外,这个问题似乎也影响了最新版本的macOS-macOS 10.15.4,现在无法与运行带有语音和视频的运行iOS 9.3.6或iOS 9.3.5的旧设备的设备连接。

刘同柱书记一再强调,能够在战“疫”中贡献中科大力量,秘诀就一个字——快,即反应快、行动快。

最终,经鉴定,该批货物实际为我国明令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目前,这批“洋垃圾”已移交后续部门做进一步调查处理。

2017年12月,安徽省立医院(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前身)与中科大联姻,成立中科大生命科学与医学部。刘同柱书记表示,安徽省立医院大而不强,教学和科研“两翼”薄弱,导致临床只能跟跑。强强联手成功激发了优势互补的叠加效应。“背靠中科大这棵大树,意味着其生物医学的创新力量和人才优势可以为我所用,再加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和安徽省政府的支持,理工医交叉融合、医教研协同创新、生命科学与医学一体化发展的‘科大新医学’实践,结出了不少果实。”刘同柱书记说。

经过反复讨论,团队的思路逐渐清晰:免疫反应过强导致的“炎症风暴”。刘同柱书记说,为了能尽快找出诱发“炎症风暴”的机制,魏海明教授干脆把实验设备搬到了医院实验室。

“疫情暴露出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防控体系的缺陷,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基层。但是不能为了应对疫情,建孤立的专科医院。”刘同柱书记建议,依托大医院发展传染病医院,以“大专科、小综合、重预防、应突发”为目标,平战结合,以备战时需要。

运行iOS 13.3.1或macOS 10.15.3的设备仍可以使用较旧的设备进行FaceTime通话,因此尚不清楚这是否是仅在iOS 13.4中出现的bug。 苹果 公司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在刘同柱书记看来,“科大方案”也是医教研协同创新的典型案例之一。“魏海明教授长期致力于NK细胞、IL因子等研究,关注免疫细胞与重大疾病发生发展的共同规律。”刘同柱书记介绍说,魏海明教授团队很熟悉炎症风暴的形成过程。“与医院科研团队结合后,从临床需求出发,开展研究,研究结果再拿到临床进一步验证,成就了基础与临床协同创新的典型案例。”

作为安徽省新冠肺炎重症集中救治基地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共完成发热筛查2000余人;累计治愈出院确诊患者85人,其中重型及危重型29人。经此一役,刘同柱书记对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思考更加深入。

2018年,中科大生命科学与医学部两项研究成果分别入选“中国生命科学十大进展”和“国内十大医学新闻”。2019年,中国医院影响力排行榜中,安徽省立医院强势挺进50强,位列第35⋯⋯

宁波海关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要求,宁波海关组织实施禁止洋垃圾入境“蓝天2020”专项行动,多措切断洋垃圾走私供需利益链,推动禁止洋垃圾入境由治标向治本转变,形成“源头控、口岸防、国内查、后续打”的有机整体。(完)

而宁波海关所属北仑海关对该批货物实施查验时发现,该批呈不规则块状的货物存在异味,并且有潮湿感、可捏碎,与申报规格存在明显差异。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战胜疫情离不开科技支撑。”刘同柱书记表示,越到关键时刻,科技的支撑作用越加凸显,对切实管用的科研成果的需求也越加迫切。

得知这个结论后,医院立刻组织召开伦理委员会。经委员会批准和患者知情同意,第一批患者用上了阻断白介素6通路的“托珠单抗”。

今年1月,浙江省宁波市某公司自香港进口一批重约48吨的PP副牌粉末,申报规格中注明为白色粉末,100%聚丙烯,用于制作塑料盒等塑料制品。

通过对33例患者血液30项免疫学指标的全面分析,团队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后,迅速激活炎症性T细胞和炎症性单核巨噬细胞,通过粒细胞—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M-CSF)和白介素6(IL-6)通路,形成“炎症风暴”。

据刘同柱书记介绍,目前,在安徽省卫生健康委支持下,安徽省立医院联合安徽省新冠肺炎定点治疗医院,加速推进“托珠单抗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的有效性及安全性的多中心、开放、随机对照临床研究”。很快,一系列研究结果将被陆续推出。

疫情大考,是国与国之间科技力量的较量。国内何尝不是如此?疫情发生以来,各高校附属医院倾力救援的同时,也在奋力攻关,科技战“疫”赛道上的大牌选手比比皆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也在之列。

“科大方案”在雷神山、火神山、武汉金银潭等14家医院推广应用,513名患者采用该方案进行治疗,无一例严重不良反应,有效提升了武汉地区重症患者救治的成功率。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党委书记刘同柱就在这支队伍中。随他而来的还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中科大)生命科学与医学部魏海明教授,以及阻断“炎症风暴”的重要“武器”——“托珠单抗+常规治疗”免疫治疗方案,此方案被业内人士称为“科大方案”。

经专家严格评审,“托珠单抗免疫治疗方案被国家卫生健康委正式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

狭路相逢勇者胜。刘同柱书记认为,这场遭遇战,不仅是大无畏的实战,也是磨练年轻队伍的亮剑。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在刘同柱书记的带领下,安徽省援鄂医疗队3个团队、9名医务人员荣获全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先进个人,实现了零感染、零投诉、零事故的目标。

刘同柱书记的泪水中包含喜悦和感动之情。他表示,关键时刻考验人,所有队员无一人表现出厌战畏战情绪。“有一名小党员,个头小小的,连续工作,非常劳累,条件还非常艰苦,我安排她到任务轻一点的普通病房工作,被她拒绝了。困难在哪里,党员的身影就出现在哪里,这就是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

2月19日11时石家庄货运中心接到河北省商务厅紧急运往武汉地区300吨冷冻猪肉,300吨白菜、土豆、胡萝卜的运输需求后,立即启动防疫物资运输应急预案,按照“手续从快、重点保证、从速发送”的原则特事特办,做到“优先组织、优先装车、优先安排、优先挂运”,迅速开辟了物资运输绿色通道。

中科大声音写进国版诊疗方案

据了解,疫情发生以来石家庄货运中心共向湖北地区发送防疫重点物资及牛奶、猪肉、蔬菜等生活物资共计300车8145吨。

“14名重症、危重症患者体温全部降至正常,呼吸功能氧合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4名患者肺部CT病灶吸收好转。”在总结首批患者使用情况,临床证实取得很好疗效后,安徽省立医院通过安徽省卫生健康委和中科大将结果向上级汇报。

“队员中80%是青年人,而且大部分是党员。”作为医院党委书记,哪里最困难,那里最危险,他就把党组织派到哪里:成立了援鄂医疗队临时党委,下设两个党支部。疫情期间,全院76名医护人员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20人火线入党。

作为安徽省政协委员,在安徽省推进疾控体系建设界别协商会上,刘同柱书记说出一段本应藏在心中的一段话:“1362名队员的安全,是我最大的压力。最大的愿望就是,保证他们零感染,把他们安全带回家。”庆幸的是,刘同柱书记实现了这个愿望,让他在疫情后期能更加安心地守牢下一个防线。

安徽省立医院共派出4批次共162名医疗队员支援湖北,队伍的队长由医院领导班子成员担任。刘同柱书记不仅带领本院队伍,同时也是安徽省医疗队副总指挥长。

今年一月份,罗霍被曼联租借给了阿根廷拉普拉塔大学生队,租期为半年。《太阳报》称,曼联可能会对罗霍做出罚款处罚。

曾被称为垮掉的一代的“80后”“90后”令刘同柱书记刮目相看,“平时早上不起床的青年,在一线可以连轴转,没有一句怨言。”疫情期间,刘同柱书记流过两次泪,都是被青年医护人员所感动。“这些青年党员敢于承担责任的魄力和朝气蓬勃的干劲,让我看到了青年的力量,民族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