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竞速时刻有人抄底一天就投有人一周10飞忙募资


惊蛰之日,迎着万物复苏,李颖出发了。

这一趟,李颖要到上海、杭州看项目。这本是平日工作里最普通的行程,如今,意义却格外深刻。

据悉,浙江本周将简化复工复产确认程序,在更大范围、以更大力度推进复工复产,其中就包括全面打通该省省内交通要道,让材料运得进来、产品卖得出去。以高速公路为例,统计数据显示85%的车辆是在浙江省域内通行的,未来,这些车辆都可以在浙江省内一路畅行。

不过,董占斌表示,投资机构的整体投资计划没有那么死板,包括项目数量和出手资金等相对灵活。从这个角度看,疫情后的“投资高潮”并不会到来。

投中网从部分大型产业基金方面了解到,部分机构甚至开始通过发债的形式来缓解流动性。有报道称,仅3月3日一天,新发行公司债及私募债共有96项,债券发行人股权穿透两级以上均能找到市属国资持股的身影。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2月VC/PE市场共发生153起投资案例,同比下降83.51%,环比下降20.31%;总投资金额为40.45亿美元,同比下降73.06%,环比下降61.18%。数以万计正在找寻机构投资的创业项目不得不将融资计划暂且往后搁置。

开不完的会,投资人7*24h运转

“一方面,当前的境况下,与潜在LP无法面对面交流,这会影响大家的决策;另一方面,疫情的发展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有些投资人会考虑,等过段时间再看要不要变得激进。”董占斌认为。

不时也有积极信号传出。3月6日,路透社报道,中国知名PE、瑞幸咖啡最大机构投资方Centurium Capital(大钲资本)旗下二期基金已经接近完成首轮约20亿美元的关账。尽管投中网向大钲资本求证时,对方暂且表示不予置评,但亦有知情人对投中网表示信息基本属实。

盈竹科技创始人James便是其中之一,这是一家关注高端零工,意在做猎头界的“拼多多”的公司。在James的规划里,2020年3月原本是启动自己首轮融资的时间,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不得不调整工作规划,将产品的颗粒度研磨至最细,做增长的时间提前,在成本可控的情况下,寻求机构融资的时间适当后移。

于整个一级市场而言,冲锋的号角也正吹响。疫情过后,“投资热潮”会涌现吗?

这几乎反映了机构投资者的常态,合伙人更是日理万机。疫情以来,华映资本创始人季薇一刻也不曾停歇,除了看新项目外,投后服务成为重中之重。连日来,季薇带领投资与投后团队,一对一与百家被投企业做沟通、联合行业专家为被投企业做分享、与银行沟通推进企业放贷……

而按照一级市场的整体走向分析,董占斌也预测称,2020年的资本市场会呈“先抑后扬”的态势。即虽然上半年会非常冷清,但到了下半年,随着疫情的影响减弱,再加上二级市场的促进作用,那时候可能会出现一个投资跟退出相对活跃的局面。

“线上视频或电话会等沟通效率的问题,每一个项目的谈判周期会被拉长。这样一来,项目的投资执行流程就有可能延长。”李颖称。

“疫情结束,会迎来出差和会见的高潮,是否触及投资,还得看资金及基本面的配合情况。”李宇辉同时表示,2020年下半年,随着资金面的好转,资本市场将日渐活跃。

“我们最近碰到了不少头部项目出来融资,比如线下餐饮,小企业门店关停导致大量商铺闲置,大餐饮品牌这时候进场能和物业谈到很优惠的条件,议价能力变强,这一阶段他们反而在迅速扩张,需要新的资金注入。”季薇表示。

对此,张海飞判断,一定程度上会出现“投资回潮”的现象。这是因为,疫情下,许多中小企业受到现金流紧缩的影响,伴随补贴政策相继出台,在触底过程中,行业会自行实现一轮清理与优化。对于成本控制更好的企业,业务反弹后会优先得到资本的关注。同时,企业会经历更加明显的马太效应,资本将更为倾向行业头部项目。

“毕竟基金最终决定出手的项目,前提还是要有没有遇到理想标的,是不是符合自己的投资标准。那么这种项目不会出现得那么集中的。比如说上半年一个没投,下半年就一定能找到?我看未必。”董占斌直言。

目前,温州依然是浙江确诊病例数最多的设区市,达504例,该市市际防疫检查点仍将实施双向管控。(完)

在投中网调研的数十家机构中,尽管所有人都表示“从未停下脚步,甚至比之前更忙”,但过去一个多月内,融资事件和金额总数字还是有了断崖式下跌。

2月投资事件下降83%,头部项目遇上“抄底”时机

众所周知,为保证命中率,每打出一个子弹前,作为狙击手的投资人往往有着严格的评价标准并伴以所在机构审慎全面的风控体系。也就是说,投资是长线游戏,而非短期效应。

王寅中表示,浙江将按照“管住大门、守住小门、畅通内部”要求,应设尽设省际防疫检查点;省内防疫检查点应撤尽撤,消除梗阻;同时压实属地政府主体责任,按照“落地受控”原则,依托村、社区、企业等落实“精准智控”,实现管控闭环。

不过,亦有投资人提醒,如同硬币有两面,在“抄底”的同时,也要警惕一些受益于行情短暂估值上涨的“虚火项目”。

过去两个月里,华映资本的上会项目池中,项目数量比2019年同期增长150%,在教育信息化、直播电商等领域,落定新投资总额超2亿元。

这在往日,这些优质项目被拿到一级市场上来议价的机会并不多。

“每天都在开会,感觉比没有疫情时候的常规工作还要更忙。”任职北京一投资机构的投资经理张子阳对投中网表示,“项目推进会、被投企业沟通会、在线项目路演、内部沟通会……一天至少5个长线会议从早排到晚。没有疫情时,出差路上还能偶尔偷懒,现在已完全是7*24h运转了。”

显然,弹药充足的基金,一刻都未停歇。

“这段时间团队能更专注的厘清行业发展及重点项目的成长轨迹,这些积累都有助于我们抓准时机进行投资,并不会因为疫情而放慢脚步。”张海飞告诉投中网。

CVSource投中数据更为直观,2020年2月,在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143起融资事件中,超过1亿美元级别的融资有11起,融资总额27.79亿美元,占比68.69%。头部项目吸金能力由此可观。

众所周知,国有资本是国内股权投资市场上第一大资金来源。当前,实体经济尚未完全恢复生产,地方财政收入紧缩,且当前的财政资金更多投入抗“疫”及保民生的事项中,这将直接挤压对股权投资行业的资金支持。传导到一级市场,多数机构已把2020年一季度的募资计划往后推延,保住现有资金池丰盈成了当务之急。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软银、红杉资本中国、鼎晖资本、高瓴资本、启明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更为凶猛,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更是在2020年2月这一个月内完成了十余家新项目的投资。

记者了解到,防疫检查点将对车内人员均具有绿码或持健康证明的车辆,测温后放行;车内人员无健康码或健康证明且来自非重点地区的,测温、核录后放行。其他情况实行劝返。此外,对持有交通运输部门、公安部门核发的通行证的车辆,以及救护车、消防车、工程抢险车、警车、具有统一标识的邮政车辆,按照原有管控政策测温后通行。对其他货运车辆测温、核录后通行。

“现在确实有企业着急拿钱,我们甚至有项目不用尽调一天之内就直接投的,当然这是原有被投企业加码。现在大家忙得四脚朝天募资,时间特别关键,必须要尽快拿到钱。”有机构对投中网爆料称。

国资LP或将缩紧,市场型LP出资更为审慎。尽管2019年年底刚完成“青松智慧基金”的募资,粮草充足,但长期与LP沟通的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观察,疫情还是会拖延正在募资的机构的进程。

“我们相对谨慎,不会在疫情严峻的时候安排出差。”众海投资合伙人李颖告诉投中网,按照疫情下的正常程序,通常会先与项目方电话沟通,等进入到一个实质阶段的时候才会考虑见面。

地球的另一端,身在美国的ABI元实资本创始合伙人张海飞则过起了“印度时间”。过去两个月内,仅在印度市场,元实资本持续沟通的项目就有数十个,对过往被投企业进行追加投资,同时拓展Fintech与Digital Ads领域的布局。

令人欣喜的是,3月6日晚证监会最新发布的政策,放宽了创投基金投资企业上市解禁期与上市前投资期限长短反向挂钩的认定标准,直接降低了PE/VC机构的退出难度,对坚持早投、长投的机构是很大的鼓舞。

杭州萧山一处疫情防控检查点。(资料图) 张斌 摄

通过多方打探,James得知目前投资人的主要的精力分配在两端。首先,投资人的精力优先帮助早前已投项目做疫情过渡,资金优先追加已有被投企业;其次,投资人对于新项目的开拓在投资阶段上也普遍往后移,对早期项目关注甚少。这种境况对于在这个阶段融天使的项目并不友好。

疫情未解,创投圈已是百舸争流。所有投资人都清楚,现阶段,优先保住现有被投企业是机构的重托与责任,但一旦捕捉到好项目,他们依旧会毫不犹豫地争相出手。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张子阳为化名)

贝宁3月16日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截至本月6日,累计确诊22例,治愈5例。

此外,浙江计划完善该省干线公路省际防疫检查点设置,其中高速公路设置省际防疫检查点17处,国省道设置省际防疫检查点22处。农村公路省际防疫检查点由属地县(市、区)政府确定和设置。

此外,2020年定向增发新规的出台带来宽松的政策环境。对此,季薇预期,从并购退出来看,2020年也将是并购活跃的一年。季薇认为,数百家上市公司开始更积极地寻找优质资产,MCN概念、高端装备等活跃的并购主题将持续较长时间,进而利好一级市场腰部人民币资产的退出。

上市公司产业基金也未能幸免于难。3月6日晚间,全聚德发布了关于终止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剩余募集资金(合计39564.38万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公告。对此,全聚德解释称,“近期疫情对整体餐饮经营环境产生重要且持续性的影响,原募投项目继续实施的投资回报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最近一个月的飞行节奏是每周十个航班,暴雨、龙卷风警报、洪水警报、暴风雪警报,如果以前,我会说好辛苦,现在会说好幸运,能够辛苦的出差…创业者请大家好好养精蓄锐,我为大家储备子弹,一旦疫情结束,我们继续搞大事情。”2月25日,创世伙伴创始合伙人周炜如此在朋友圈写道。连日以来,周炜辗转腾挪,一直在海外募资。

如此,理论而言,疫情过后,那些“空中飞着的子弹”有望快速打出落地。甚至有声音认为,若以长期的规划思考基金的短期布局,一级市场或将迎来一波投资热潮。

洪帕廷说,死亡患者是一名43岁女性,患有镰状细胞贫血病,近期从有疫情国家返回贝宁。她去世前曾在科托努一家私人诊所接受治疗。

这意味着,此次的出差调研,于众海投资的创投两端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整体上,尽管投资机构的投资节奏并没有因疫情大受波动,但因无法见面等不可抗力因素,单个项目的投资周期难免会被拉长。

实际上,新冠疫情的阴翳笼罩中国腹地已近两个月,各行各业也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开始逐步复工复产;身处创投行业链条上游的投资人们,在为自家的被投企业提心吊胆保命狂奔之时,亦拉开了新一年的“造血运动”的帷幕。

募资端寒冬未解,GP急于储备子弹

谈判周期拉长,“投资热潮”将现?

王寅中介绍,浙江所有省际防疫检查点要按要求于2月18日24时前投入运行。“实行按照‘人管住、物畅通’及‘受控进入’的原则,以健康码为主要查验依据,在防疫检查点实行24小时勤务和逢车必查,落实相关管控措施。”

华映资本创始人季薇也向投中网佐证了这一点,“疫情之下,创业企业短期内还是要做好融资节奏会放缓的准备,拿到钱的难度将会增大,投资机构也会从更稳健的心态出发。”但季薇同时认为,黑天鹅这一巨大的变量之下,马太效应加剧,正是抄底优质项目的好时机。

毫无疑问,能有多少项目投出去,最终取决于囊中有多少子弹。但突如其来的疫情,不管是GP还是LP,资金面上的节奏也都乱了阵脚。

这个逻辑下,李颖认为,疫情后不一定会出现投资热潮,但机构与创始人见面沟通的频率也许会大大提高。

磐霖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李宇辉的目光则紧盯企业服务及新药研发领域,继续寻找合适的新企业标的。“对于外地标的企业,目前采取视频会议的方式进行尽调;上海本地的标的企业已经复工,也推进了部分尽调工作。”李宇辉表示。